舞君的文章反應堆

【FFXV】【AU】红镜反象(6)

Chapter 6. 王都-训练室


在觐见前的体能检测只是在考察入队的资格,对于新队员们来说正式的训练现在才刚刚开始。

虽说同样是借着雷吉斯的力量去进行战斗,但对于王者之剑的成员们却显得和警卫队大大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对他们有些许的严苛。一则,他们原本是平民,没有任何的实战以及训练基础,而警卫队的大部分人都是自幼就开始训练;二则,他们和警卫队最大的不同点便是可以直接投掷武器进行变移和操控魔法,但与上一点一样这并不是所有普通平民能做到的;三则,出于排外心理,警卫队是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的,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处于一种吃力不讨好的状态。

一想到这里,诺克提斯便看着满训练...

嗯,肯定沒人在意x

去雲南玩兒,停更一週啦😗😗😗

【FFXV】【AU】红镜反象(6)

Chapter 6. 王都-王座之间

6. 王都-王座之间


和尼克斯告别后,诺克提斯回到自己的帐篷拿出了收在衣襟里的手账,就这样盯着封面看了个把小时后抬头发现帐幕外的天空已经染上了墨蓝。怀揣着复杂的心情,他还是朝着王城的方向走去。

不出意外地,诺克提斯在王城门口检阅完毕时被刚到的利伯特斯叫住,他回头时还看到了尼克斯和一名没见过的棕发女性。想想他们大概都是加拉德出生,大抵是邻居或者儿时玩伴,一起行动也不奇怪。他们各自点点头打过招呼后便走进了广场内,在卫兵的指示下一路直达电梯间登上了高楼。

电梯间到等候室之间的走廊,从儿时开始数起,诺克提斯已经走过了几百遍,但此刻他...

【FFXV】【AU】红镜反象(5)

Chapter 5. 王都-安息之地

在重返王都后的几周内,难民营里一直有青年到中年阶段的男女被请出去做体能测试,当然也包括诺克提斯在内。有不少人只测试了一天便被刷了下去,又或者是故意不使出全力自动落榜,只有诺克提斯和一部分人的名字仍然每天出现在表上。不知是否是测试日程表和营地住宿的安排问题,在进王都那天之后他就一直没有碰到利伯特斯和那个早就该醒来的伤员,让他感到有些许的寂寞。
这些加瓦地区的难民可以说是他唯一能够在这个世界毫无顾虑交往的人们了,即使他们之中有几位是未来的王之剑,但他在过去和这些特殊部队的成员们面对面的机会可以说是屈指可数。况且现在他很迫切地想要见那个重伤昏迷的青年一面,并告诉他...

【FFXV】【AU】红镜反象(4)

Chapter 4. 王都-入口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因为过度负重而全程摇摇晃晃的运输车终于停了下来,打开被腐蚀过的吱呀作响的铁门后透进来的柔和日光在此刻灿烂得仿佛能将重度昏迷的伤员照醒一般。

即使这还不是最纯粹、最直接的日光。

诺克提斯随着跌跌撞撞的大部队走出车厢,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那些如同波浪拂过般轮流发出冰晶般淡光的蜂房形魔法屏障断片,纵使他听过无数次关于它守护了这座城市百余年的故事,此刻在他眼中这依然是岌岌可危的薄膜。

以前这圆顶还包围着加瓦地区,但前些年也已经缩小了不少,变成只覆盖着加拉德,但他知道此时雷吉斯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足以让它如此包容了,估摸着刚刚遭受到炮击...

【FFXV】【AU】红镜反象(3)

Chapter 3. 卡瓦地区-加拉德(下)


诺克提斯头一次希望自己能像伊格尼斯那般深谋远虑,若是能尽早注意到他们并不是因为逃跑速度太快,而是直接躲进了废屋里的话便能省下很多不必要的功夫。其实仔细想想,虽然当时那一家人的对话内容相当模糊,但最基本的情报,比如说妹妹和母亲已经因为长途跋涉而疲惫不堪,还是能判断出来的。

“现在肯定已经不在原来的房子了吧……但也肯定还没走远。”

他思索了一下后掉转头凭着模糊的记忆往回走,七弯八拐后找到了还在冒烟的魔导装甲残骸,还流了一地的机油。诺克提斯注意到,魔导装甲完好的部分底下隐隐约约闪着完好金属的铁光,看起来像是魔导兵常用的枪支。

难道自己的...

【FFXV】【AU】红镜反象(2)

- 其实早就写好了没网发不出_(:з」∠)_

- 刚刚打完阿普DLC就来了


Chapter 2. 卡瓦地区-加拉德(上)

在短时间内连续两次发现自己醒来了,然后身处于完全陌生的环境并感到不知所措并不在诺克提斯的计划内。
然而这第二次的不知所措可谓是糟糕透顶。
试想一下,意识回到体内后率先有感知的是肌肤,并且感到的是火的灼热;随即就是感应到热量而牵动着睁开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橙红和灰黑交融的天空和大地;再来就是此起彼伏的轰炸声、火焰燃烧后火星弹起的噼啪声、以及怎样都无法忽视的哭喊声。
——“过去”原来指的是这个!
看着远处投掷过来的爆弹,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诺克提斯...

【FFXV】【AU】红镜反象(1)

- AU
- 边想边写
- 30岁脑壳痛历险记
- 私设有胡说八道有

Chapter 1. 卡斑库的梦

“早安,诺克特。”
直到听见高扬的啼叫声,诺克提斯才发觉自己正直立于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只可惜他也想不起在自己意识到现实转变前,自己身处何方,正在做何事。在他身前的是许久不见的卡斑库,它静坐在草地上,略微摇晃着那比它身躯长上许多的白色绒尾。
这过度熟悉的场景设定让诺克提斯回忆起了自己在儿时遇害重伤后,也是这样带着朦胧的视线从朝露尚未蒸发的绿地上撑起双臂,在云里雾里间从小兽的口中接过能传达话语的智能手机。
不过这次不同的是,不需要任何仪器,卡斑库的话语就自动传到了他的脑海中。
“卡斑库……?”
“呀,诺...

【FFXV Ignis中心】Chasing in the dark

*一般不写注意事项不过因为这个剧透所以必须得注意一下

*不建议进度在第十章之前或未通关的朋友看,第一部分还是可以的后面就算了【

*尽力不去OOC了

*妄想60%,剩下的跟着剧情走,心理描写多

*听说矿山可以白天进但是我是探索了一会儿车站后在黄昏时分进的所以描写以夜晚为准

============================================================


“你可曾想过,倘若某天你失去了光明,你将会作何举动。”


-Somnum Exterreri


Ignis已经忘了自己上次记得做过梦是什么时候。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生活也一点点地被...

【レンドフルール】C'est la vie

-新年第一篇送给RDF辣
-续写
-ルイ视角,正文为Louis
-纯属个人见解
-心理分析多
-欢迎讨论,欢迎意见
-尝试尽量还原人物
-不同意也请不要掐,我们要和平

死の祝福を-続き-

——眾神傲慢,眾神無慈悲,眾神聲稱為保全大局。
——這樣的惡習,終是隨著移植而開始扎根萌芽。

01.

當Louis睜開眼時,是帳幕搖晃閃爍著的模糊影子。
唔,停下。
他本能地伸出手去,試圖將這晃得雙眼生疼的框架抓住,穩定下來。就在癱軟的手腕拂過半空時,一抹冰凍刺穿皮膚,直接扎疼了他。
好⋯⋯冷。
隨著被突如其來的低溫冷卻下來的視覺,他不禁喃喃地吐出細碎的語句。
然而那在表皮上的觸感像是恐懼著他的話語一般,頃刻間消失了,只留下曖...

聖誕快樂啾

S啪:

抄送微博的贺图和群里话痨的圣诞合照顺道除草。

一年的时间竟然SssssBoom~的就过去了。

Unbelievable 😂

圣诞快乐我和你们。

元旦出去浪没贺图!

同人創作20題

來自青山為雪的題目

1. 最初促使你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想寫就寫了,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其實

2. 如今让你继续创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一來是不想放棄我自己的母語,二來是想把自己的腦洞紀錄下來,若干年後回去看一定很有趣【x

3. 在创作过程中,最令你感到愉快的事情?
有人來看,並且喜歡!還能跟我一起分享這份喜悅

4. 会在创作中产生负面情绪吗?来源是什么?
會,寫不出的時候,想不到用什麼措詞、不知道怎麼把抽象具象化的時候會有點小壓力😂

5. 一个角色的哪些特征最令你喜爱?
笨拙和倔強!

6. 角色之间的哪些关系和互动最容易触动你?
互相扶持,不說一句話就能理解對方,默默支撐著的那種關係吧...

白昼夢(22)(完)【弓凜】【半架空平行世界】

Vol.22 

接着二楼书房微弱的灯光,两人靠着红砖的墙壁席地而坐,随后陷入了沉默。 

兴许是知道时间目前不再流动,并没有所谓的浪费时间这一概念,他们双方都没有觉得焦虑或者尴尬,只是静静地卸掉全身力气,将自己的重量都压在背后的墙上。 

凛突然觉得很累,不管是因为刚才的大吼大叫,还是先前因为周围环境突然变化而惊慌失措,都让她精神绷紧到前所未有的境界。 

这真的是最后吗。双臂收缩用力地抱紧了双膝,凛将自己的脸整个埋入了纤细的双臂中。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呢,她不由自主地感到了疑惑。 

日常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被侵蚀的呢。...

200粉達成,也不是什麼大數字而且還多了個1出來😂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因為停產還時不時漲粉的緣故這邊有些愧疚,為了表示歉意決定來些回饋。
因為我也不是腦洞天王也不是什麼吐文機器所以能力有限,只能夠在短期內寫一定的字數。
如果朋友們願意的話,可以在這篇下面留言,寫一下自己想看的cp和題目,但是,在一個月內我最多只能寫出三篇來😂非常遺憾
那麼再次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和照顧,接下來也請多指教啦

白昼夢(21)【弓凛】【半架空平行世界】

Vol.21


梦醒了。


电话里头过度低沉的,仿佛失去魂魄一般喃喃的男声,惊醒了原本昏昏欲睡的凛。

那不是前辈,那是“Archer”。

底气不足却毋庸置疑的想法让她自己都觉得好气又好笑,然而听着话筒对面意味不明的短句,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地将听筒贴近耳蜗,尽管这样做只是徒劳。

“我现在,到你那边去。”

凛确切地听见混杂在电波声中Archer的话语,但另一个声音却清晰地直接穿过了大脑。

——这就是最后了,必须传达出去。

“前……”什么叫最后?她想脱口而出的字句最终还是被咔嗒的声音堵了回去,只得皱着眉头望了望窗外。

“……诶?”

除了路灯以外,找不到任何一...

我叫舞君,大桥贤一郎是我的信仰
-----------------------------------

放自己喜欢的小文章用。
*负能量集合体注意
*要是有CP基本都是BG向注意
*中二病没药医
*不切实际幻想一堆堆
*其实我很温柔的夜露死苦
*间歇性碎碎念
*比起点赞更喜欢评论和建议意见

© 舞君的文章反應堆 | Powered by LOFTER